精分A

想说的在最新博文里

【释索】ABO梗,AO,01

ABO,AO。点的梗,挑战一下!本来是说弄个私设换成别称,结果想不出,风格太诡异,现有的又套不上,就用原来的称呼吧……通篇在发动车子……樱空释不是Omega别误会,HX段请点链接看图片

-------

  炘绝是在茫茫风雪中嗅到那缕香气的,很淡。

  他原本以为是岚裳身上的味道,毕竟人鱼族公主是一个娇嫩柔软的Omega,可当鹫鸟扯走她的披风,他将她禁锢怀中后,却嗅到一股海洋的气息。

  这不对,不是她。那味道冰冷幽然,甚至有点熟悉,炘绝手上又用了点力气,公主惧怕得挣扎起来。

  罢了,父王交予自己的任务要紧……他如是作想,收起武器,牢牢制住岚裳的双臂。

  可随即,炘绝就听见了一个声音。

  “住手。”清冷厉绝。

  ……也难怪觉得熟悉。

  他嗤笑一声,起身面向冰族的王子。

  “你来得正好。”话音刚落,一道火焰便向对方袭去。

  卡索立身未动,冰蓝幽光在面前闪过一瞬,稳稳地挡下了张牙舞爪的烈焰。

  炘绝趁他防御之际,斜侧一刺,卡索来不及躲闪,左臂一抖,冰箭穿透火焰,带着燎人的温度钉进炘绝体内。与此同时,腹部一痛,终究是没来得及阻挡那把暗红利刃的攻势。

  火族王子失了武器,跌跌跄跄地倒在雪地里,寒意从他的肺腑渗进血骨,再也没有力气动弹。

  “哥!!”原本还在仇视岚裳的樱空释喊了一声,急忙拥向站立不稳的卡索。彼时他尚未成年,幼小的身躯只能僵硬地使着劲,不让卡索倒下。卡索握住他发抖的手,摇摇头,只有声音透出一点虚弱:“我无大碍……”

  “还说没事!”樱空释颤抖地捂住那处伤口,温热的血溢出他的指缝,他只好再把手指并紧一些,却不敢按得更用力。他在看见刀刃捅进哥哥的身体时,第一次明白了浑身发冷的含义,明明牙关都在打嗦,胸膛里的火焰却越燃越旺,灼烧起神智。

  原本皱紧的眉头悄然舒展,卡索嘴角轻轻勾起:“就是有些烫,我的治愈术也不差。”樱空释沉默,抿着嘴看那深痕以可见的速度开始恢复。

  要是,要是自己能用幻术就好了,可是……会露馅。

  樱空释垂眸,食指暗暗曲起又松开*。

  他还没能控制好力量。因为刚才的感情波动,霸道的灵力化作了四散的多股热流轧过四肢百脉,冲击他本已混乱不堪的思绪,牙齿咬破舌尖的疼痛也仅能勉强丁点清醒。

  突然一阵清凉袭上手心。樱空释定了定心神,看见哥哥捧了一捧清洁的雪,低着头在为他擦拭手上的血迹。

  “刚换的衣服,可不能再弄脏了。”卡索语调平静,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,指腹揉搓他僵硬的指节。

  深呼吸两番,樱空释露出一个苦涩的笑。

  “如果我不是Omega就好了……”

  卡索动作一顿,淡然道:“说这个干什么?”

  “这样我就能保护哥,哥也不用受伤……”

  樱空释最讨厌在别人面前露出弱点。

  将将一百三十岁的年纪,一点幻术都学不会,又还个小孩模样,面孔精致姣好,全冰族都认为这名最小的皇子不可能是法力高强的Alpha,而是Omega。

  卡索也知道,冰族的王子从来都是Alpha,因此樱空释虽为王子,地位却不高,一直被皇宫内外的所有人排挤刁难。

  而他的母后,除了在父皇出席的家宴上会关心他,平时也仿若陌生人一般……

  “你还没经历分化,别想那么多了。”卡索语气放得极温柔,“再者,还有我呢。”

  樱空释咬住嘴唇。也只有卡索,会帮他斥责那些坏人,用最最宠溺的话语安慰他,然后拉着他的手任由他使性子了。

  “可是炘绝他……”樱空释忧心忡忡。先前卡索那般苦心只为避免两族起纷争,却还是逼不得已出手伤了炘绝,如今,火族和冰族之间的关系可谓岌岌可危。

  “就别操心啦,”卡索轻刮他的鼻尖,终于笑了笑,“释,带岚裳公主先回去,其他的你——唔!”

  卡索蓦地双腿一软,跪在地上,然后便开始低低地喘息。

  “哥!你怎么了!”樱空释急得也一同跪下。卡索面色痛苦,却向他摇头,双手使劲地想将他推开。不住的喘息间挤出几个字:“没……事……我不……”

  一旁瑟瑟发抖不敢多言的岚裳见卡索突然跪倒,急忙想上前,可没走出几步,她便惊呼了一声。

  樱空释慌得心乱,冲岚裳喊:“你别捣乱了!”

  岚裳吓得一缩,可事发紧急,她还是怯生生地开了口:“卡索他……不是因为伤势这么痛苦的,也不对,他不是痛苦……”

  “住嘴!”

  樱空释吼完,忽地一愣。

  有股香气包围了他,隐秘,清冷,却很浓郁,裹得他有些窒息。

  身体里刚压制安分的灵力突然暴涨,樱空释闷哼一声,直觉想离开卡索,握住他手腕的手却怎么也松不开,香味越来越清晰,手上的力气也越来越大。

  明明是比溪谷里兰花更幽沁的芬香,却觉得莫名的……勾人,或许是灵力乱窜的缘故,他觉得身体开始发烫。

  卡索的意识很快变得模糊,但即便如此他也听到了岚裳的话,终于明白了自己现在为何浑身无力。一边庆幸着释打断了岚裳的发言,一边努力搡动身旁的释。

  这实在太过难堪了。

  【点击看完整

  樱空释努力伸向卡索的那只手只抓住了几片雪花。他回头看跪在地上的卡索,头脑混沌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  一道红光从炘绝的胸口击向卡索。“……”身体里的力量同时突涨,樱空释张大双眼,“哥!!”

  炘绝的拼力一击在触及卡索之前便被更耀眼的焰色光芒吞噬,那团幻光兀然膨胀,并立刻以极快的速度投向炘绝。炘绝沉闷地倒回地上,低声痛吼着,却还在张狂地笑。

  “哈哈哈哈……上天助我火族!”

  一个火族的王子,居然被火族的幻术如此重伤……

  卡索不可置信地看着燃在炘绝身体表面的猛炎,视线转回自己那个不会幻术的弟弟身上,颤抖地哽咽:“够了……释!”

  樱空释单膝跪地,面目狰狞,他正朝着炘绝曲起右手食指,透明的火焰已经破体,将他周身风雪完全隔绝。

  炘绝咳出一口血,裸露在外的皮肤开始焦黑,烈焰迅速融化了他身下的积雪,燎得他惨叫凄厉。

  “樱空释!”岚裳声音都变了调。

  樱空释恍若未闻,眼神直直地看着倒在地上的炘绝。

  “释……”卡索嘴唇微动,声音随即消逝在呼啸的寒风之中。

  樱空释浑身僵硬了一瞬,即刻颈后传来巨痛,失去了意识。

------------------

*:生无可恋地去翻了原著,火族的幻术手势是曲起右手食指。


评论(23)

热度(16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