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分A

想说的在最新博文里

【释索】ABO,AO,02

02

  

  不好意思,更迟了,在外地挺忙的。这章自亵,注意!3844字,不算太短……吧……?

  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

  樱空释在幻影天醒来。

  他听见床侧有衣物窸窣声,然后有冰凉覆上他的手——莲姬正在给他涂抹药膏。

  于是樱空释悠悠地睁开双眼,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:“母后。”

  莲姬一脸欣喜:“释,你终于醒了!”樱空释在心里冷笑一声,父王怕是也在,不然莲姬的眼神绝不会如此关切。

  他眨了眨眼,然后变了脸色:“哥他……!”

  “你说卡索?”莲姬语气一低,“他已经醒了。”

  樱空释头疼欲裂,当时他意外被一阵香气惑了心神,又见炘绝偷袭卡索,情急之下使用了火族幻术,情绪失控而濒临暴走边缘。要不是被人从背后击晕,指不定现在已经被当做火族内奸关入冰牢了。

  突然间,内心充斥了巨大的恐惧。哥看到我用幻术了吗?

  “……哥有没有受伤?”

  莲姬神色有些不耐,语气倒是如常:“幻愈师在给他诊治了。”

  刚才的害怕全都抛之脑后,樱空释心弦一乱。卡索从来没传唤过幻愈师。

  他暗暗抓紧衣角。“都是我太笨,学不会幻术……”樱空释垂下头,像是要哭了一样,“哥一直在保护我,明明该是我保护哥的……”

  莲姬见他这副自责模样,不由火上心头:“我的好王子,你该学会多关心关心自己。”

  话音刚落,一个熟悉的身影踱至榻前。莲姬呐呐地收敛神色,躬身退到一边。

  樱空释欲起身行礼,肩膀却被一双手按住。

  冰王面对他总是寡言无笑,此刻也不例外:“莲姬,你先退下。”

  

  最后一只霰雪鸟长啸着归巢,岿然屹立的刃雪城各处亮起灯光。夜色渐浓。

  樱空释站在宫殿门口。空荡无人的走廊刮过来自山峰的最萧瑟的风。

  他回想起冰王对他说的话。

  “冰火两族即将开战。你的伤还没好,明早我再来看你。”

  樱空释闭上双眼。不过是受了点皮外伤,冰王为什么要说他的伤还没好?既然即将开战,冰王又为什么会有时间来关心一个最不受宠的王子?

  然而,最令他疑惑的是冰王走前说的最后一句话——“别去打扰卡索。”

  为什么……?

  樱空释自然不会听从冰王,天色一暗,他就从幻影天溜了出来,潜进了卡索的寝宫。可越是靠近,他越是觉得不对。平时卡索的寝宫常有宫侍进出走动,现在偌大的宫殿里却悄无一人。这实在太反常。

  哥身上,到底发生了什么?

  他神色严肃,向前几步,正欲推门,却又因为一缕幽香停下步伐。

  这香气……好熟悉。

  “……!”这便是在雪雾森林里诱他暴走的那股香气!

  樱空释一僵,体内本已安抚下来的灵力霎时间暴涨了几分,血气上涌,皮肤开始微微发烫。

  他定了定心神,使劲推开宫殿的门。

  “哥?”

  

  卡索自樱空释被岚裳用幻术击晕后,便陷入了昏迷。

  他自然不知道,冰族将军率兵赶到之时,看到的是如何一副景象——卡索和樱空释倒在一片狼藉的雪地上,到处是攻击法术留下的痕迹。更触目的是,火族王子倒在燃于雪上的烈火里,面目焦黑,着实可怖。

  ……也更不知道,嗅到那股浓烈香气的大半士兵,差点连手中的兵器都握不稳。

  虽然军队之中立刻下达了封口令,但这也无法阻挡各种各样的流言四散开来,再加上一同被带回的还有火族王子的遗体,一时间,刃雪城人心惶惶。

  就在这关头,卡索寝宫中的所有仆从被勒令不得入殿,随后连看守侍卫都被调走,只在门上下了一层又一层的禁制。唯有冰族最厉害的幻愈师进去了一回,便皱着眉急匆匆地向冰王汇报去了。

  【点击看完整

  ……

  平缓了片刻,体内的热度消减。卡索别扭地弓着腰,把头埋进双臂,迟来的羞愧侵袭着他。

  以往的卡索,哪里会让别人看到他最狼狈的样子。而现在,紧闭的殿内,弥漫的香味还浓郁;他稍稍一动,就能感觉到身下地毯的湿冷。一切无可遮蔽,无可掩饰。他不敢作想,仆侍进殿后,会如何看待他。

  冰族幻术最强的王子,冰王钦定的继承者,在成年之后居然分化成了一个Omega。

  父王……卡索自嘲地扬了扬嘴角,他现在应该已经知道了。

  脑中瞬间闪过炘绝狰狞却在狂笑的脸,火族费尽心思挑起两族血战,自己却当此关头在雪雾森林遭遇分化,且不说父王,全冰族子民也会因他蒙羞。

  那,释……呢?

  一想到这个他最宠爱的弟弟,卡索浑身颤了一颤,手慢慢攥紧。

  卡索曾发誓要终生保护樱空释,但现在的他,只能使出三成不到的能力……这样的自己,又怎么能保护得好释?

  

  “哥?”

  卡索闭眼,悠悠叹了一口气:“释……”

  “哥,你在啊!”樱空释兴奋地走进几步,推开的门吱呀响了一声,比之前更馥郁几分的香气包围了他,他莫名喉间发紧,干干地吞咽了一下,脸上还是露出了一个高兴的笑容,“太好了,你的伤……”

  卡索听见回话,一个激灵,这才意识过来,樱空释真的就在距他咫尺之遥的门口!

  “别过来!”他急忙低吼一声。

  樱空释被卡索吼得愣了一愣,顿住脚步,神情有些委屈:“哥……我就是,想看看你。”

  卡索哪能让弟弟看到他这番难堪模样,忍耐下心中泛起的自我嫌恶,立刻慌慌张张地齐整起自己的衣服。

  “父王让我别来打扰哥,可我,我害怕哥出事了。”樱空释缩了缩后颈,“是不是我偷偷来看哥,惹得哥不高兴了?哥你别生气……”

  他嘴上讨饶着,但心里却是无端地欢喜起来。幽香萦绕鼻间,比起之前在森林里闻到的那阵要稍许发甜,直勾得他心跳砰砰作响,只想再多靠近、靠近一点。

  “嘶——”卡索一时忘了腿上无力,猛地起身,脚踝狠狠地折了一下,钻心入骨的疼,他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。

  “哥?!你怎么了?”樱空释迈出的步子将落不落,这时听见卡索的痛吟,差点就收不住脚,冲进去了,但他怕极了卡索会又对他吼“别过来”,只好不甘不愿地停住。

  发泄两次后的身体早就绵软无力,踝骨又有扭伤,他现在根本连站也站不稳,卡索只好压着颤抖的声线,说:“我……我没事,释,我没事的。”

  樱空释哑了言,捏紧手心涔涔的热汗,卡索这分明不是没事的样子。可是……

  他安静地沉默了一会,无视自己越来越深重的呼吸声,最终,低声道:“嗯,哥说没事就好。”

  “不早了……赶紧回去休息吧。”卡索的话语轻柔得有些缥缈。

  樱空释若有若无的答音湮灭在风也吹不散的芳香里。

  他阖上门,转身离去。

  直到听见樱空释渐远的脚步声,卡索悬在半空的心才落了下来。用力扫翻了桌上的药剂,各种颜色混杂在一起,遮掉了地毯上的脏污。随后他深吸一口气,死死摁着脚上的红肿,半走半挪地算是把自己拖回了床上。

  幸好……释还不明晓。

  卡索蜷缩着抱紧自己。纱幔低低地挂在床前,隔绝了一切。

  许久,他兀自苦笑起来,直至不敌困意昏昏睡去,心里犹是怆然。

  

  卡索做了一个梦。

  梦里,他和樱空释站在幻雪神山的落樱坡,那棵生长了千年的樱树下。樱瓣飞扬漫舞,似是一场温暖的雪。

  释小心翼翼地在他的帮助下,用幻术凝出了一朵小小的樱花,然后拉起他的手,把樱花放在他的手心里。

  “哥,送你的。”

  花影尚虚,但落在手里,却有着极其真实的触感。他低头浅笑,正想夸奖一句,刹那间,面前身量尚小的樱空释忽然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挺拔俊美的黑发青年。妖异的红瞳之中,血色流转。

  青年的脸上绽开一个熟悉而陌生的笑容,形状优美的嘴唇吐出一声低低的叹息:

  “哥……”

  

--------------

  

  字数超了好多,本来想把春梦也写了的,搁下一章吧。加油早点写完!


评论(24)

热度(1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