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分A

想说的在最新博文里

【释索】ABO,AO,04,双更之一,本章无车

这次更两章,04没车,05有车,05等晚上基友上线帮忙发图了再发^ ^

 

04

剧情为主,冇车,主要用处是催熟。05车。

 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神族在成年时会经历分化期,或迟或晚……分化期后,身体彻底成熟,生理性别形成三种性别中的一种……这三种性别分别是:Alpha,Beta,Omega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看得他头疼无比,草草记住大概意思后,便翻到下一章,“分化期表现”。

       “分化期表现会因其分化后的性别而有所不同,Alpha性别在经历分化期时会变得极易发*情,大量释放诱使Omega发*情的信息素,如果不及时与Omega结合,则或可能持续狂躁和高烧,严重者灵力暴乱而死……Omega性别则多表现为不自主的、长时间的发*情,并大量释放吸引Alpha的信息素,如果不及时与Alpha结合或暂时被标记,会变得异常虚弱,灵力精神力失控,亦有一定的死亡几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信息素?

       樱空释皱眉,鼻端好像又有一股熟悉的幽香萦绕。原来这就是信息素。

       那——

       哥……原来是Omega吗。

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他在莫名的情绪中小小沉溺了一会,才重新阅读起下文。

       “Omega一旦被永久标记(或暂时标记)后,在下一个发*情期到来之前,信息素会变得淡薄,难以察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哥身上的香气还是很浓,那便是说,哥还没有被Alpha标记,所以才把自己关在黑色之城,不让任何人靠近……

       不知怎的,刚刚轻松甚至还有些欣然的樱空释心情又沉重起来,没人比他更清楚冰族王室多么不待见一个Omega王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未成年分化的Alpha也会受到Omega信息素的影响……其他Omega,意志坚定的Beta,与该Omega有亲缘的Alpha,则不会受信息素影响。”

   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?樱空释轻抿嘴唇,这部书是每个即将成年的神族都要求通晓的,应该不会出错。按书中所写,他在雪雾森林的暴走失控,在冒入寝殿后做春*梦,都无疑是因为嗅到哥身上的香气,但他们明明是有血缘关系的兄弟……他又怎么可能会被影响得如此深?

       难道是书上没有写明?

       直到阅尽全书,他对此还甚是困惑。只是刚踱出藏书阁,替他望风的侍卫就上前急忙向他汇报:“释王子,冰王正在幻影天……等您。”

       樱空释心头又增阴霾。

       冰王真的如约前来“关心他的伤势”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卡索比平时醒得稍晚,只是起身时并没有感觉任何不适。他正不解,星旧就坦然地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卡索下意识遮掩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星旧垂眼,许是没注意到他的举动,恭敬地向他行了个礼。

       “卡索王子,原谅我的失礼。”

       卡索这便反应过来,他仍在梦境之中。看着梦主严肃认真的表情,他不由得为刚才的行为有些赧然。

       “星旧,你有什么事吗?”星旧从不轻易入他的梦,此次前来,一定是有要紧事,“是,有关火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星旧摇摇头:“我这次来是为了卡索王子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他看见卡索随后露出的惨淡笑容,在心里由衷叹了一口气。经常宽慰妹妹星轨的星旧知道,在这种时候让他一个人冷静会比较好……可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“王嘱咐我,将……药给你。”星旧顿了顿,换了比较委婉的说法,“我把药放在门口了,您醒后,记得服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卡索喉间阵阵发苦,这时候冰王特地让星旧带来的药,还能是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辛苦梦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星旧深深地向他还礼,但脸上还是一副踌躇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“可是还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星旧几番犹豫,最后还是出声:“王子,这药伤身,还是少服用为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卡索苦笑。

       “多谢梦主提醒。”

       他自然知道,抑制剂药劲凶猛,服用频繁或过量都可致死,神界凡界均将其列为禁药,严禁制造、出售。

       ……但卡索又怎么能不冒这个风险。

       不然真要找一个Alpha标记他吗?

       卡索闭上眼,让这个梦境沉入心底。

       在住处睁开眼的星旧没有一如既往地起身,而是继续盘腿而坐。

       王族子弟之中一旦出了Omega,会立即被冷处理,不再受到重视。而冰王知道这件事的时候,反应十分平静,只是交代他次日给卡索王子送去抑制剂,便随即动身去了幻影天。

       火族王子被杀引起火王震怒,最有希望的继承者分化成Omega,而冰王却在这内忧外患的时刻开始关心起最弱的小王子。

       王的心思……真是谁也猜不透。

       忽地,门外传来一声沉厚的钟声,伴随而来的还有战斗号角和士兵们的呼吼:

       “火族入侵——!”

 

       城堡顶端的冰钟一旦敲响,全城皆闻。

       听着洪亮却急促的钟音,原本性子沉稳的禁军统领却面露焦急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皇族王子和公主们得报后就立即率兵抵挡,可不知道火族从哪里得来的机密,窃走了他们所佩神器,不由分说地将其全部残忍杀害,冰族前线瞬间被击溃。

       士气大涨的火族军队丝毫不给冰族喘息之隙,据军中急报,他们的铁蹄已经破开了刃雪城的三道城门,朝内城踏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冰族大军损失过七,已经有小股的火族先锋闯入刃雪城宫殿内。

       而此刻——

       冰王一早就只身进了幻影天,也不知道侍卫去了多少回,都被结界挡了下来。幻影天内可以清晰听见钟声,却到现在还毫无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他手下的禁军数量虽不少,却多是毫无经验的富家子弟,当前连最骁勇精锐的军队都在苦战,他看了看眼前这些穿着华丽盔甲却煞白着脸的禁军士兵们,紧锁浓眉,又望向不远处的黑色之城,思虑片刻便命令道:“各自归位守好驻殿,值班巡逻的人,全都跟我来!”

       “统领稍候。”

       禁军统领立刻转身行礼:“卡索殿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卡索没有使用幻形,他是匆匆从宫中走出来的,此时尚有些急喘,只是面容肃穆。他冷静地回顾了一圈,一边听着统领的汇报一边用镇定的眼神扫视过每一个士兵。

       在场的这百来禁军之中,还拉拉杂杂地掺了些低级守卫。这已经是他能率领的最后军队。

   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道:“留下幻影天的侍卫,一定要死守;再分出十人,把冰后和莲妃秘密接到寻梦族梦主的住处,速度要快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   “——其他人,可愿与我御敌?”

       斩钉截铁的问话定住了所有人的心神。一向待人温和平易的卡索,在此时示彰着王的魄力和气度。众将用同样坚定的目光回视卡索:“誓死追随!”

       统领不由内心澎湃,来不及再行礼,急忙解下自己的战袍披风披在还仍是一般装束的卡索身上,用仅二人能听见的声音道:“王子,您的身体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卡索松开一直紧握的拳头,伸手接过他手中的长剑,沉铁凝重,他的手臂微不可察地坠了坠。

       他的脸色有些苍白,但语气却决绝不改:“无碍。”

       长剑森然,毅毅指向宫门外隐隐燃起的战火。

       “将士们!”

   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   “随我一战!”

 

       幻影天内钟声彻响,急促的钟声一声声震摇樱空释的心神。他再也忍耐不住:“父王!”

       冰王仍旧是面无表情,闭着眼端坐在桌前。

       “父王!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幻术修炼得如何了?”

       冰王出声打断了樱空释,樱空释语噎,心里着急上火,但也只好咬咬牙,谨慎地在掌心凝结出一片小而晶莹的雪花。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冰王看见樱空释警惕忍耐的表情,在内心苦笑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他对樱空释说:“卡索在外面,他应当已经上了战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樱空释更焦急了几分。

       “——你想帮他吗?”

       樱空释不假思索脱口便是“想!”,可话音未落他就察觉了不对劲。冰王为什么只告诉他卡索的消息,又只问他想不想帮卡索……而不是,而不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“孩子,过来这边。”

       冰王不常见的轻柔语气却让樱空释愈发颤抖,他僵硬地应声上前,僵硬地感受冰王的手臂落在他的头顶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,这百年来,你遭了不少冷眼与污蔑。”冰王假装不在意樱空释的紧张恐惧,继续说着,“而你的亲人,也包括我,总是对你受到的不公保持沉默。”

       不是的,樱空释张了张嘴想反驳,但他实在不解冰王这一番剖白目的为何,终是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不是所有……亲人。

       “但卡索不一样,对吗,他一直很爱护你这个弟弟。”

       冰王的手移至樱空释的肩上。

       “樱空释,你想帮卡索,想和卡索在一起,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樱空释心中大惊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打算埋藏心底一辈子的阴暗秘密突然被人抖落出来,使得他几乎要以为冰王发现了自己那些背*德肮脏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矛盾的情绪让樱空释呼吸发乱。父王真的发现了吗?还是说,父王只是想看他的忠心?

       “抬起头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樱空释藏起眼底的慌乱,对上冰王深沉得猜不透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半晌,他开口,一字一顿地答道:

       “是的,我想帮哥,我想,和哥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仿佛说这句话像是抽干了他全部的力气,攥紧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松开。他不知道冰王是否已经察觉,但不管如何,这句话都是他最真挚的心意。

       听到这番回答,冰王凝重的面容化开一个温柔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他手上突然发力,樱空释只觉得肩膀一酸,随即昏倒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冰王扶着他的后颈,将樱空释放在自己坐方才坐的高椅上,然后静静地看着樱空释。

       他仍是少年身形,修长的四肢无力地垂下,半长不短的白发有些凌乱。

       冰王举起少年的右手,将一小股冰凉的灵力刺入他的食指指腹,随即,灵力就被狠狠地驱逐出来。冰王放下自己犹在发烫的手掌。

       果不其然。

       钟声仍然沉重地回荡在幻影天内,掩住冰王内心的纷纷杂杂。

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他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,即使炘绝不死,火王也会率兵而来。冰火两族间的积恨从他纳人鱼族那位庶出的公主为妾后,就在不断地变深加重。

       而今正又值卡索分化,灵力必会弱减大半,抑制剂也只能抑制住极其短暂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他看向窗外,透过幻影天的窗户可以看见刃雪城外最高的山峰,已有千万年的峰顶积雪已经消融了大半——冰幕被毁了,冰族失去了最后的屏障……

       火族攻占刃雪城,已是或迟或早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冰王躬身抱起樱空释,把昏迷不醒的他放在床上。手腕翻转,冰蓝的幽光在樱空释胸口荧荧亮起,樱空释的表情变得柔和放松。

       只是不过片刻,冰王额上便沁满汗珠。

       眼下,他也只有不顾七圣的阻拦,将樱空释作为冰族唯一的底牌。

       心念至此,他捏紧指法,绽放在樱空释胸口的幽光陡然灼熠。樱空释闭着眼五官扭曲,痛苦的呻吟一声高过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他痉挛抽搐着,全身的骨骼都发出骇人的裂响。冰王虚弱地靠在床沿,见他如此痛苦,忍不住伸出左手。就在手指将将触到少年已经长长垂至地面的白发时,樱空释焦裂的双唇微微翕动:

       “哥……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冰王手指发颤,轻轻覆上他同样汗湿的额头。

       ……在火王仍不知真相前,他只能赌,赌樱空释会留在卡索身边。只要有樱空释,冰族就还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   “释,不管你以后会变成什么样……请你永远地在心中记住他,记住卡索……”

 

 ------------------


ABO那段别较真。删了很多设定和剧情。比如这章就删了一段岚裳戏份,导致卡索对樱空释幻术生疑的剧情没了,这条线就在冰王察觉那儿被掐死结束;樱空释也不会知道自己身世,释索会就这么走纯·骨科剧情。冰王扶樱空释坐自个位置是个预言他当冰王的隐喻,没人会想那么深所以我一定要说出来,也因为这是本篇删得乱七八糟后仅剩的伏笔了。


评论(21)

热度(8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