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分A

想说的在最新博文里

【释索】ABO,AO,05上

喝口水的功夫iOS10就自己更新了,文稿丧失惨重,没能做到二更T T而且这章有八千多字,补稿补到灵魂超脱,后半部分全在迷迷瞪瞪之中写完_(:з」∠)_真的是对不起久等了,下次一定先贴文,再放话……05下是车。


05上

---------

  趁着高涨的士气,卡索带领着这百十来人冲进了即将溃散的战线,杀了个措手不及,冰族久战的将士们原已无望于这一边倒的战势,如今见到卡索亲率,又鼓起希望,怒吼着一同冲上阵前杀敌。

  可光凭这点人马怎可能无法扭转局势,很快,卡索身边的战士一个接一个倒下,他也再无力持握兵器,长剑掉在地上,他用所剩无几的灵力筑建起幻术屏障。

  平常的卡索满可以和其他王子公主们联手建立起牢不可摧的结界,将整个刃雪城包围,以暂时代替被破坏的冰幕,然而他的哥哥姐姐们却已魂归北墟……更别说他现在还在发情期,在上战场前又用了抑制剂,幻术最多只能发挥出三成。

  他的衣服早已看不出本来的颜色,鞋上沾满了泥泞的污雪,发梢也浸透了不少飞溅的血液,卡索疲惫不堪地回头看向刃雪城高高的宫门。平时,夕阳余晖总是落在宫门拱顶上,将整个刃雪城都染上暮色。

  而今,战火侵天,纯净的拱顶都被火焰熏得黑污无比。

  身前屏障只能支撑一小会儿,卡索希望在它破裂前,将领们能带着士兵们回到王宫内驻防修整。

  统领跌跌撞撞地奔至卡索面前:“殿下!”

  卡索沉重地喘息:“……所有人都撤回去了吗?”

  统领看着脆弱的屏障迟疑了片刻,还是说了实话:“还有近一半尚未撤回,伤兵太多……”

  卡索咳嗽了两声,道:“麻烦统领借半身力气给我。”说罢,再也支撑不住,朝他倒去。统领急忙搀住卡索,臂膀用力,将他堪堪扶住。这样从远处看来,他们只是并肩站着。

  统领深知在军队彻底撤走前,卡索不能倒下,他支持的屏障更不能破裂,眼看着屏障对面模糊狰狞的异族面孔,统领情急之下抓住卡索的手,将自己的灵力传输给他。

  “谢谢,”卡索低低地说,覆转统领的手腕,“这……只有血脉相连的亲族才管用,别做无用功。”

  Omega是不能接受任何Alpha的灵力的,一旦灵力大量地输送入体,恐怕再强力的抑制剂都救不了他。之前在雪雾森林遭受分化也不是偶然,很可能就是因为他被炘绝带灵力的一击所伤后,用幻术治愈伤口时治愈伤口,Alpha和Omega的灵力两相影响,才诱使体内信息素紊乱暴涨。

  无法吐露真相的卡索苦笑,只能随意找了一个理由搪塞过去。

  可是……统领心有疑惑却不敢发问,他只好默默借力与卡索,看他的脸色愈发苍白。

  屏障时常发出巨响,想来是火族放弃了用本族幻术化解的方法,改以抬来巨木,合力撞击。冰族的幻术屏障是触手真实的冰障,卡索如此勉力之下也已经出现了细小的裂纹,火族再被这么捶击下去,冰障完全破损是迟早的事。

  忽而耳边掠过一道风,卡索转头看去:“……片风?”

  黑色的巨大羽翼完全张开,片风小心松开扶住潮涯的手。

  “潮涯,你怎么也来了?”

  “我们今早启程回凡界,途中听到战讯便赶回来帮忙。”潮涯匆匆行了礼,便上前几步,道:“梦主托我转告殿下,他已经安全送走了冰后和莲妃——岚裳公主在雪雾森林受了惊,人鱼圣尊已经带她回人鱼族了——如今要紧的还是找到冰王。”

  卡索早已知晓冰王在幻影天一事,起先也动过这个念头,奈何战事紧急,他只好留人在幻影天死守,一有任何动静即刻汇报于他。

  直到现在,幻影天还未有消息传报,冰王先前所设结界犹在,没人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。也许现在只有他出面,才可能闯入幻影天面见冰王。

  而且,他也一直很担心释……

  “可屏障我不能不管。”

  潮涯紧蹙秀眉。

  统领闻声立刻进言:“殿下,这里就交给千灵女王和我吧!让我支撑屏障,再给撤离拖延一点时间。您赶紧去幻影天找陛下,现在只有陛下出面……冰族……冰族才……”

  卡索的手抚上统领肩头让他镇静下情绪,又沉吟片刻,凝视潮涯,艰难地开口:“那就交给你们了。撤离一旦完成,必须马上离开这里。”

  潮涯微笑着朝他点头。卡索看见潮涯的笑容,忽然有些哽咽。

  若是他……

  “……请务必以保全自己为重。”

  两人沉默地朝他行礼,随后相视颌首。


  被鸦羽覆住眼前,卡索只觉得浑身一轻,再睁眼,自己就在幻影天了。

  “片风,谢谢你,之后的就交给我吧,你去——”

  话音未落,眼前已不见人影,他摇头一笑,踏入幻影天殿内。

  甫一进入,便觉不对,原本强劲的封闭结界居然变得那么脆弱——结界已经无法完全隐形,隐隐散发着蓝光,他把手覆在结界上,只是施加了一点灵压,结界就变形破开一个小缺口。

  他心口蓦然一沉,散发全部灵压撕开结界冲了进去。

  结界强弱依由施术者的幻术能力而定,施术者若是变得虚弱……

  卡索推开内殿的门,却被扑面而来的热狼逼退两步。

  着火?!刃雪城内怎么可能着火,是火族吗?!

  烈火凶猛地从打开的殿门窜出来,卡索看着如此强劲的火势,打消了用幻术灭火的念头。就在此时,一道水箭在房顶炸开,竟然奇迹般的压下了大半的火焰。

  屋内温度高得吓人,且仍然有红焰在蚕食他的衣角,卡索眼见火势减弱,连一道封印都来不及施,就直直往里闯。

  他踏过数片狼藉,终于看见伏在床前的冰王,和躺在床上的樱空释。

  卡索慢慢上前。卡索几乎无力发声,镇定情绪后才颤抖地呼唤道:

  “父王,释……”

  床帐早就遭了殃,只剩焦黑的一个空架子。樱空释闭着眼,面上被烟熏得极黑;冰王就倚在这个岌岌可危的空架子上,卡索立刻掺起他,但一双手阻挡了他的动作。

  “别管我,带释走。”

  卡索再也无法镇定:“我不能走!”

  冰王这会睁开了眼。他的样子不比他俩好到哪去,又显然因为刚才消耗了太多幻术而急促地喘息着,只不过眼神还是那样的冷漠沉着,一如他还是端坐在王位的尊贵的王。

  他抓着卡索的手,覆上樱空释的胸口。

“带释走,我会送你们去西郊……”他顿了顿,忍不住轻咳两声。

  卡索蜷缩起手指,想用力挣脱,莫大的恐惧侵袭他的冷静,他不敢触碰樱空释。

  身形变得如同成年的神族还是次要——他的胸口一点微弱的起伏都没有,但身上滚烫无比,卡索的指尖像是被火舌舔舐过一般,还在隐隐刺痛。

  他不知道自己流了泪,直到冰王用手指替他抹干泪痕。

  父王,你到底做了什么?

  “西郊有无尽桥,无尽桥通往凡界,火族现在应该还没控制那里……”

  “父王,我不能走,刃雪城快撑不住了……哥哥姐姐们……”

  冰王表情哀恸痛苦:“父王知道,都知道……可你现在必须带释离开。”

  他强硬地按着卡索的手:“释没事。”

  门外忽然传来刀刃相接的声音,有人大喊了一声“卡索王子!”便哑了声。

  卡索抬头,用眼神苦求冰王:“让我留下,父王……”

  “不,”冰王目光锐利,“只有你能带释离开,只有你们离开刃雪城……才能救冰族。”

  知道卡索还想说什么,冰王换了种极度柔和的语气堵住他的话头:“走吧,刃雪城还有我。”

  卡索看着冰王,冰王也回看卡索。

  他突然发现自己的父王在一夜间似乎老去许多,再凛冽的眼神也难掩沧桑。冰王松了力道,轻拍卡索手背。

  “去凡界后,找守界将军克托。”

  “不要回头。”

  卡索沉默地深呼吸,几番过后点了头。

  感觉被幻术包围的卡索下意识地抓上樱空释的手,他身体一轻,双脚就又稳稳踏在了实地上,原先躺着的樱空释尚在昏迷,只能狼狈地摔进卡索怀里。

  卡索被他一身硬骨砸得闷闷地哼了一声,在战场上已经用尽大半力气的卡索根本无力抱住现在的樱空释,好不容易把樱空释扯起来,一个换息间,樱空释突然全身剧烈地抖了一下。

  卡索差点脱力把樱空释摔在地上。

  樱空释受了这一摔,好像神智也醒转过来,很轻地从口中抖出一个单字:“哥……”卡索索性跪在了地上,紧拥着自己的弟弟:“释你没事,太好了……”

  樱空释突然大力推开卡索,揪住自己胸口的衣服低吼了一声,痛苦地倒在地上。


  冰王扶着墙站了起来,屋子里还弥漫黑烟,他咳嗽两声,嘴角有血淌下。

  他苦笑着拭去血迹。远比他想象得要艰难……

  好在终是完成了。冰王闭眼缓神,强压下体内混乱的气息,再睁眼时,就恢复了庄严肃穆的模样。

  ……

  冰王登基时,七圣为他占卜:善始,却不得善终。

  ……

  也许是时候迎接终结了。他施展幻形,来到冰族大殿。

  正是此时,殿门从外面被强行撞开,焰色的战袍猎猎前行,曜黑的战靴步步踏来。

  冰王转身,对上一双血瞳。

  “好久不见了,冰王。”

 

  “释……”

  卡索不敢冒然接近,他身上的温度比在刃雪城时还要高,且还有升温的趋势。

  樱空释五官扭曲地伏在地上,喉口烧得只能发出浑浊的呻吟。

  樱空释只觉得好像有人拿锤子捶碎他浑身上下每一根骨头,剧痛难忍又无力挣扎,体内还有一团乱火横冲直撞,燎得他胸间灼热无比。

  “哥……”

  卡索怆然地跪行两步,毫不犹豫地拥紧樱空释,贴上他污黑又滚烫的脸颊。

  “快走……”

  “我怎么可能丢下你自己逃跑。”卡索的手贴上樱空释的右手后却又缩了一缩,改了传送灵力的术势,换成一个简单的降温幻术。

  看见樱空释抽搐得不再那么痛苦,卡索稍稍安下心来,他看到了距他们几步之遥的无尽桥,只要再坚持一会……

  “在那边!”

  “快!”

  ——是火族的走卒!

  卡索懊悔自己使用幻术让火族察觉了踪迹,管不了太多,尽力架起比之前重了数倍的弟弟,踽行逃离。

  西郊多灌木,战马踏入就难以脱离,兵卒咒骂着下马,还是在卡索踏上无尽桥前,将兄弟二人围了个滴水不漏。

  “卡索王子,识相点,”头目手上的长戈堪堪挑至卡索眼前,“你逃不走的。”

  “没错,和我们回去,乖乖给王下跪,兴许还能多活两天,哈哈哈!”

  卡索镇定得像没听见他们的嘲讽,手上却暗暗捏起攻击术法。

  樱空释的头垂在卡索颈边,他避了避,装出一副还在昏迷的模样,用极轻微的声音在卡索耳边说:“我来对付他们……你趁乱……”

  卡索扣紧樱空释的手,没有回应他。

  “若我不愿受降呢?”

  头目的眉毛倒竖起来:“还是个硬骨头,王可没说要生擒!”

  “对不起,哥。”眼看着刀刃从四面八方向他们逼近,樱空释瞳孔遽缩,忽然抬起右手。

  巨大的灵威忽然爆散,士兵们全被震慑在地七窍流血,离得最近的士兵连惨叫都发不出,他们都只能惊恐地感受自己的肋骨被生生压迫至断裂刺入心肺,然后再无知觉。

  卡索睁大眼睛,接住樱空释彻底软倒的身躯。

  这一招威力十分阴狠,但也因此需要耗尽术者所有灵力,甚至损伤一部分元气,才能施展出来。而樱空释在这时候爆出灵威,就是为了逼他抛下自己赶紧逃离……

  他鼻尖发酸。

  “释……是我对不起你……”

  樱空释的皮肤依旧热烫无比,卡索拨开在地上苟延残喘的士兵,勉强拖着樱空释往前走。

  冰王的话语回荡在卡索心间。

  “只有你能带释离开,只有你们离开刃雪城……才能救冰族。”

  “我们都不能死……”

  尽管樱空释已有控制,但灵威太过强大,对卡索也产生了影响,他已经听不见声响,视线渐渐模糊,只能看见无尽桥头晃动着一片黑影,他用仅剩的灵力挥出一击,在失去知觉前,紧紧抱住樱空释。

评论

热度(8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