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分A

想说的在最新博文里

【释索】你究竟要几个好弟弟(二更,原剧向的独立番外)

第一次提早发生贺&第一次二更。

ABO那篇下章上本垒。

----

#谁让罹天烬(比元芳还)圆,OOC他一把

#这世界里都有捆仙索了我为啥不能再塞点别的


  樱空释和罹天烬大眼瞪小眼。

  “看什么看!”罹天烬一边手忙脚乱提着过长的衣袖,一边凶巴巴地对樱空释道。

  樱空释没理他,转身琢磨起弑神剑来。

  “弑神剑怎么孵出个这样的玩意?”

  罹天烬气得用袖子甩樱空释的脸。

  隐莲花开,樱空释成功转生,可他留在剑上的元气却没有完全回归;弑神剑反而在吸收了卡索一部分元气后,掉了个小少年给他们……

  这个少年甫一出现,就吵吵嚷嚷着喊:“杀了卡索!我要杀了卡索!”

  卡索弯腰和他视线齐平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小少年雄赳赳气昂昂:“我叫罹天烬!你会记住我的!因为我会杀了你!”

  “罹天烬,”卡索朝他笑,“很有气势的名字。”

  罹天烬怒气冲冲的表情呆滞了一下,然后更加凶狠地拿眼神顶了回去:“夸我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!”

  卡索沉吟了一会,摸了摸他的脑袋:“我给你去拿衣服——你饿不饿?”

  罹天烬被这个话题转向绕晕了,却还是硬气地回道:“我不饿!”

  ——然后在肚子发出一声哀鸣后脸红得一塌糊涂。

  ……

  樱空释一把揪住罹天烬甩过来的袖子,开始发力。

  罹天烬被扯得一个踉跄,但很快开始使劲扯回去:“你干什么!”

  樱空释“呵呵”了一声:“这是我的衣服,你说我要干什么?”

  “不行!”罹天烬怕叫喊会泄了自己的力气,只从牙缝里挤出几个音,“不……行!”

  樱空释烦死这个只会吵闹的小孩了,一句好听的话都不会说,就知道喊“我要杀了卡索”;而且,这个家伙,还长得和他很像。

  樱空释怎么会没注意到,卡索一见到罹天烬的模样,眼神都柔软了。

  他暗暗捏拳,视线飘向一旁的弑神剑,思索着趁卡索不在把罹天烬摁回弑神剑里的可能性。

  “放手!放手放手放——”

  “再吵就把你吃了!”樱空释五指按在罹天烬脑门上,做了一副凶恶面孔恐吓他。

  罹天烬缩了缩脖子:“你……不敢!”

  樱空释阴恻恻地笑:“吃了你,我的元气就能彻底恢复,你说我敢不敢?”

  “……”罹天烬沉默,随即突然从喉咙里硬生生憋出哭腔,“你,欺负我……”

  樱空释身后响起熟悉的声音:“释,你别欺负他。”

  樱空释牙痒痒,这小破孩子真是好有心机:“我没有!哥,你不知道他刚才——”

  卡索把可怜的袖子从两人手里拯救出来,然后递给罹天烬一套衣服。罹天烬毫不客气地夺过衣服,开始摆弄起来。

  弑神剑光掉人,不掉衣服,樱空释想起这事儿就想笑,但在看到卡索问罹天烬“会穿吗?要不要我帮你?”的时候,脸色立马晴转阴。

  罹天烬居然还真的挤出了鳄鱼眼泪,点点头,让卡索牵着他去换衣服。

  被留在原地的樱空释现在只想干一件事:

  清、君、侧。


  饱餐了一顿后的罹天烬穿着合身的衣服,舒服地窝进柔软的垫子里。

  “罹天烬,你是弑神剑的剑灵吗?”

  罹天烬抬了抬眼皮,没看向他发问的卡索,把视线投向了在一旁抱臂磨牙的樱空释。

  “我怎么可能是剑灵,我是神,”罹天烬傲慢地回答,“冰焰族的神。”

  樱空释看着和自己有十二分相似的脸摆出各种各样令他厌恶的表情,每分每秒都在克制把罹天烬丢出去的冲动。

  “冰焰族?”卡索讶异地也看了眼樱空释,“那你和……”

  “我和他才不一样呢!”罹天烬爬起来,手指点着樱空释,“他居然和杀了母亲和自己的凶手待在一块!我才不会!我要杀了你给母亲和自己报仇!”

  樱空释听到这句话,诡异而无声地笑了起来。

  这小屁孩一定是被渊祭洗脑了,他和莲姬都是自杀的,这些过错怎么推都推不到卡索身上好吗。

  没料想,听了这话的卡索一脸悲痛地上前拥抱住罹天烬。

  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我要是早一点察觉就不会让你死了,如果不是我没法单独杀死渊祭,你的母亲也不会去世……”

  樱空释当场石化。

  哥,这不怪你,我不怪你,不是你的错……等等那小子有什么好可怜的?你不是应该来抱住我吗?为什么你抱住了罹天烬??

  被紧紧拥住的罹天烬露出一个怪享受的表情,随后又自恼地凶神恶煞起来:“所以——受死吧!”说罢挥掌拍向卡索的后心。

  “哥!”樱空释脸色一变,冲了上去。

  “嗯?”卡索看着如临大敌的樱空释,“怎么了?”

  罹天烬面色铁青地看着自己的手掌。
怎么回事?我的幻术呢!

  樱空释把兀自发愣的罹天烬揪出卡索的怀抱扔回垫子里,检查完卡索确实没受伤之后,在掌心凝聚灵力。

  “你你你要干嘛?”

  樱空释再也抑制不住怒气:“有人要杀我哥,你说我要干什么!”

  “这不是没杀成嘛!”罹天烬憋红了脸躲闪,“你想杀了你自己吗?”

  “我是我,你是你……”

  眼看樱空释认了真,卡索紧忙制止:“释,不要冲动。”

  “哥!要是他没失手,你现在还能站在这里么!”

  卡索眼神一凛:“你哥弱到连这种招数都躲不开了吗?”

  “……”罹天烬反应过来,“你小看我!”

  卡索看着樱空释板着的脸,叹了口气,随手塞了个毛绒狮子给罹天烬。

  罹天烬盯着那只软软萌萌的小狮子,手都颤抖了。

  他告诫自己:我要杀卡索,我要杀卡索,我要杀卡索。

  “喜欢吗?”

  我要杀卡索,杀卡索……

  “喜欢……”

  卡索抛给樱空释一个眼神:还是个孩子呢,哪有什么杀伤力。

  樱空释这才收了手。

  罹天烬抱着小雪狮心有余悸,在樱空释企图凌迟他的眼神下突然变了脸色,好像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一般,眼泪包不住,豆大似的往下滴:“你们、你们就是欺负我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樱空释继续瞪他。

  卡索手忙脚乱地替他擦眼泪,他凶卡索:“走开!”卡索只好依言退开几步。

  罹天烬浑身发颤,深吸一口气,熬住眼泪:“都是因为你,我没灵力了,我没灵力就杀不了你,都是因为你!”

  “因为我,因为我。”卡索哄他。

  “这下好了,我该怎么办,怎么办……”他抽抽噎噎,“我没有了幻术,我杀不了你了……”

  樱空释听得笑出声来,而卡索看着和自家弟弟那么相似的脸露出那么悲伤的表情,心里一阵一阵的难受。

  “罹天烬,”卡索一脸严肃,仿佛下定了非常大的决心,“你愿意留在刃雪城,当我的弟弟吗?”

  罹天烬收了哭腔,惊讶又鄙夷地看着自己的仇敌:“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?我是想杀你,不是想做你弟弟!”

  “我知道呀,”卡索看罹天烬的眼神温柔得能滴出水,“你看,你要是当了我的弟弟,会有最好的幻愈师替你想办法恢复灵力,而且每天都能见到我,想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报仇。”

  “……是嘛……”罹天烬看着卡索相当真挚的目光,态度开始松动。

  “这里有好吃的好玩的,我……可能不能每天陪你玩,但释可以呀。”心思浮络起来的罹天烬嫌弃地看看樱空释:这个人?我才不要和他玩!

  “那——好——吧,”罹天烬撇嘴,“我开心了就不会杀你了,不开心你就要遭殃!”

  “太好了,”卡索看向仿佛被雷劈中的樱空释,“释,那以后罹天烬就是——释,你干什么去?!”

  我要把弑神剑给撅了!!


  卡索刚刚继任,政事繁忙到连陪樱空释用膳的时间都没有。而如今边境无扰三界太平,樱空释这个主管军务的摄政王相较之下是无比的清闲,于是就被卡索点了卯让他去陪,罹天烬,玩。

  樱空释把偷了皇柝医书的罹天烬揪回房间,看他还一副“皇柝和卡索是一伙的就不想我好”的阴谋论模样,气得冷哼。

  据称,罹天烬是试图自己配药,结果把药炉炸了。

  罹天烬别扭地坐在椅子上,他浑身黑漆漆脏兮兮的,就一对眼睛还算亮。

  “我要换衣服!”

  樱空释深呼吸又深呼吸,开了衣柜给罹天烬拿衣服,还听着他的指指点点,“不是这套,那么丑……顶上,最顶上那套”,拎了那套乌漆墨黑的奇装异服,瞄准他的头顶丢了过去。

  罹天烬抱住衣服:“我要沐浴!”

  樱空释抬眼:“大白天的谁会给你准备沐浴,过来。”

  罹天烬警惕地走过去,被樱空释按着用食指在额头点了一点,全身上下就变得一干二净了。

  “哼!”你就是想炫耀你有幻术,罹天烬愤恨地说,“你可以出去了。”

  “怎么,换个衣服还那么害羞?”樱空释蔑视,“真是小屁孩!”

  罹天烬气得脸鼓鼓的:“我怕什么怕!”随即就开始脱自己身上被炸了个破烂的衣服。

  樱空释托着腮看他。

  罹天烬感受到他的视线,凶狠道:“不要乱瞄!”

  樱空释挑眉:“你有什么好看的。”说罢,假装眼神肆意地在他的小身板上游走。

  手腕脚腕都细得可以,身上的肉还没他脸上的肉多呢。不知道为什么,看着慌乱拿衣服乱套的罹天烬,樱空释内心愈发满意起来。不过是个半点肌肉都没有的包子脸,而已。

  ——而已个头……

  罹天烬的存在本身就让他怎么都不舒服,更不要说罹天烬说话也很欠揍……

  “看呆了吧,哈哈,本神的这套衣服可是裁缝赶制好久的……”

  樱空释在这种时候一般懒得理他,而今天他却突然抢了话头:“那你还好意思说我,现在你不也是‘和杀了母亲和自己的凶手待在一块’吗?”

  还在镜子前臭美的罹天烬完全没有被他挑衅起斗志,只是神色有点羞赧:“你的脑子果然也有病,我在这儿——才不会和那个坏蛋干奇怪的事情呢!和你才不一样!”

  樱空释片刻后恍然大悟,耳尖通红。

  “……”他镇定地说,“你知道就好,不要打搅,不然我把你扒光衣服丢出去。”

  罹天烬捂紧胸口。

  这是他折腾裁缝好不容易做出来的帅气兜帽式风衣,衣服比较重要。

  嗯……面子也很重要。

  他想他该去搞个面具来搭这件狂霸酷炫拽的风衣。

  想来还是自己占了便宜,他晚上睡觉那么早,怎么会打搅到……


  樱空释从藏书阁拿了几本书给罹天烬,赶紧逃出来透口气。

  走廊上空荡荡的,他走两步停两步,神游天外间,脚步就朝议事厅迈去了。

  谁料卡索正好推门出来。

  “释?”卡索有些惊讶,“罹天烬呢?”

  樱空释在看到兄长之后的好心情瞬间被败坏:“……在看书。我出来走走。”

  “刚收到传报,听说皇柝房间里的药炉炸了。”

  “是啊,那家伙炸的。”

  卡索看樱空释漫不经心,便开口:“释,你左右无事,就替我好好看着他,他不知道分寸,别到时候真惹出什么祸端……”

  樱空释听得委屈。

  卡索就知道把罹天烬丢给他管,作为哥哥,却不来管他。怎么能这样呢。

  “哥……”樱空释凑上去抱住卡索。

  卡索有些好笑,自从两人心意相通后,樱空释就比小时候更喜欢和他拥抱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你能不能问问我的事,别问罹天烬的事了。”

  “好啊,”卡索回抱他,“你这两天过得还好?”

  “不好。”樱空释正经地回答,“我都没见到你。”

  卡索微笑地看着闹起别扭的樱空释,突然提起另一件事:“你一直想问我为什么当初想认罹天烬当弟弟吧。”

  樱空释想到这个就来气,好在最终他的坚决否定下,卡索放弃了这个念头。

  “——因为他和你长得太像了……”

  樱空释听闻,额角差点爆出青筋。

  “我看到他,就会想到你,想你在这个年纪是不是也会如此模样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原来哥是因为这个——

  樱空释的成年过程被冰王急剧缩短,几乎是一夕之间,他就从一个离成年还甚为遥远的孩子蹿高长大了,之后还花了一年时间才得以恢复;而罹天烬现在的样子就像凡人十七八岁的少年,他正是骨骼还没完全长开,不算大人也不算孩子的时候。

  得知原由的樱空释十分满意。

  还好罹天烬不是他,还好卡索是因为这个。

  “开心了?”

  “哥,我不是小孩了,别哄我。”

  他挑眉看着这个刚才还被自己哄了的弟弟:“是嘛——哦对了,我觉得罹天烬和你小时候真的挺像的。”

  哪有!哪里和他像了!我哪那么调皮捣蛋傲慢爱顶嘴过?

  樱空释如临大敌,完全听不出卡索是在开玩笑,紧张巴巴地说:“你不准喜欢他!”

  “为什么……?”卡索问出声后才反应过来,对着格外严肃的樱空释憋住笑意,“好的,我不喜欢他。”

  “——我只喜欢你。”

  轻得不能再轻的情话很快被风吹散,但樱空释的脸尤是烫得厉害。

  他看四周无人,极快地凑在兄长唇边亲了一下:

  “你的弟弟也只有我一个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温情在交扣的十指间蔓延。

  “卡索!”

  罹天烬踢里哐啷地跑过来,看见樱空释也在,惊得一时没刹住脚,直直冲进卡索怀里。

  卡索将他扶正。

  罹天烬跳开几步,威风凛凛地抖了抖自己的风衣,然后一阵寒风吹歪了他的兜帽。

  他于是花了点时间整理帽子。

  “皇柝背着我偷偷藏药,他果然和你是一伙的!”无奈北风实在太过凛冽,他只好用手摁着自己的兜帽,“不过没关系,我现在恢复了,等我杀了你,再把他送去给你陪葬!”

  樱空释忍不住打断他:“书看完了吗?”

  “我要报仇!不要看书!”

  “那好,今天晚上你就饿肚子吧。”

  樱空释用力地握了握卡索的手,上前把罹天烬的兜帽扯了下来。

  “你别拦我,小心我打你。”

  “你打我试试啊。”

  罹天烬当真试了试,欲哭无泪地发现自己还是使不出幻术,皇柝这个做假药的!

  樱空释也不多说,直接将人带走。哪搞来的面具啊真是,怪模怪样的。


  卡索站在原地看着樱空释走远。

  他在几年前做过一个梦。

  梦里,一个红发黄瞳的青年用幻术凝了一朵樱花送给他,还开口喊他“哥”……

  神族的梦境或多或少有预言能力,梦醒后,他曾因为青年的脸而莫名为弟弟紧张了好久。

  而今,罹天烬真的出现了。

  ……万幸,樱空释也还在他身边,无灾无劫。

  如果结局是这样的话,挺好的。


----

*之前是记错罹天烬的发色瞳色了,改完怎么都觉得别扭。

*对搞笑能力很有自知之明,不好笑也看在码字不易的份上不要告诉我不好笑就好……


评论(8)

热度(7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