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分A

想说的在最新博文里

【释索】ABO 07

07

05下时间写错了,新年庆典应该再往后一点儿。

平安夜快乐?真·肉在下章,没写好所以明天发……这章有历史性的两代唐僧的对手戏(……)     


-------


  “……”

  冰蓝的灵力被小心覆在一片凌乱的痕迹上,随后便诡异地消散开来。

  “这里,确实有神族来过。”卡索站了起来,转身对克托道,“而且……不是冰族。”

  克托攒眉。

  先前在营地四周照例巡查的士兵回来后,向他报告了营地外十里处发现了可疑行迹。他琢磨着此事或与卡索有关,找他夜谈了一宿。第二天一早,另一队探子就被派出去仔细搜寻其他线索。在探子回来之前,他们只能做最坏的打算。

  两人对望一眼,近身上前。

  “兵力要分散去其他地方,”卡索轻声道,“不能太明显了。”

  克托知道卡索说的有道理。若真是火族,那他们必定会在兵力充足的情况下直接攻来,而现在他们按兵不动,则很有可能是因为兵力并不充足。火族虽然神兵勇猛,但也不是战无不胜,未必无法克制。这么一想他心里轻松了许多,新年庆典是守界使者最看重的节庆,按这样的情形,庆典也不需取消,简单进行便可。

  “我已经吩咐下去让他们加紧操练,其他营地亦已让传声鹰带回回信,时刻准备发兵。”

  卡索点点头,而克托话音刚落,脸色即变。

  ——他先前粗心没有察觉,这时和卡索走近了一点,才发现卡索王子身上有股……不那么淡的,Omega的气息。

  昨天夜谈许久,也没闻见这样的味道……或许是昨晚沾染上那人的信息素了吧,毕竟王子一直没告诉他那人的身份,又百般关心照顾甚至还托他寻找抑制剂,看得出来感情真的是很深……克托沉着脸点头,觉得自己明白了真相。

  不过就他说啊,还要什么抑制剂来折腾Omega,又不是没有情意,直接标记不就行了么。

  ——“将军大人?”

  克托回神,看着正经和他论是的卡索,几番开口欲言。

  “……何事?”

  克托犹豫后还是吞下了那句“那瓶药您拿到了吧”,咳嗽两声,换了个话题:“王子,三天后就是营地的新年庆典了,我可否邀请您一同出席?”

  卡索没有立即答应,沉吟了一会,神色遗憾道:“抱歉……或许在新年庆典开始之前,我会离开这里。”

  火族阴险狡诈,这些天的异样安静未尝不是计谋,若是预估出错,等待他们的就是灭营之灾。

  卡索对克托报以勉强微笑。

  ……也是为了防着火族寻他不得,会先去骚扰冰族的盟族。冰族作为神族尚不堪火族攻击,人族更是不敌。一旦有一个盟族被攻陷,火族就能知晓六叶冰晶的存在,进而先下手集齐六叶冰晶。

  再者,卡索还有一点小私心。他推算出了抑制剂失效的日期,发现之前那次意乱情迷只是被樱空释信息素引诱所致,而最后的一服药剂足以让他撑到神医族。上一次他就是因为耻于真相不敢请求皇柝,这次,怎么难堪也得开口求助……

  到时候,心里的不安便会消除,他和释也能重新像以前那样相处了吧。

  虽然,释肯定会很喜欢参加这样的庆典。

  心念至此,他忽然觉得身体有些发热,一种难以言喻的焦躁感油然升起。他抿了抿发干的嘴唇,想摆脱掉这种诡异的感觉,可思绪又不禁飘回清早,想起弟弟从他这偷走的那个吻。

  信息素被体温烘得熨帖温香,将他密密地裹缠进沉默的暧昧中,但这对卡索而言,却不啻于最难逃脱的牢笼。浸透全身的冷意让他窒息,僵硬着身躯等樱空释再次沉沉睡去后,卡索才小心翼翼地从弟弟的怀抱中落荒而逃——他不敢,也不愿去亲手揭开这层隐秘。

  不能再想樱空释了。

  卡索努力让自己回神,可眼前的景象也开始连同思维一起渐渐模糊。

  

【拿好车票】


  “……樱空释。”严厉而愤怒的声音像一把剑将他们劈开,卡索掰开樱空释和他相扣的十指,慢慢地后退两步。

  这样的话被自己的亲弟弟如此亲昵地说出口……卡索苦笑一声,想起晨间那个偷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“你还记不记得,你是谁?”

  “我——”樱空释立刻意识到自己触到了卡索的逆鳞,“对不起哥,我错了……”

  他睁大眼睛,显得十分无辜,仿若幼时做错事后的撒娇讨饶。

  可卡索并没有像以前那样摸摸他的头然后笑着原谅他。

  他无比清楚刚才樱空释想说的是什么。

  ——“想要标记得更久一点,那就只能进行成结标记。”

  释……哥现在一点都看不懂你了。

  樱空释紧张僵硬地站在原地,看着卡索眼里充斥的失望和恐惧,只能一遍遍地重复“我错了”。

  卡索只是用一声疲惫的长叹打断他。

  “是哥错了,你不必道歉。”

  而后,转身离开。


---


本文被为设定的只有两种AO标记,咬痕和成结标记。

评论(19)

热度(7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