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分A

想说的在最新博文里

【释索】ABO 08上

  这章就……酱酱酿酿

  有穷摇有崩坏有画风突变,明天真的真的发【下】


  【上】

  营地上下传达了克托将军的新命令,原本持重防守的南部两侧防线都放松了兵力。

  但就在重新部署后不过几个时辰,前线探马便冲进营内,表情惊慌欲裂:“将军!将军!西南防线遭袭!”

  克托大惊,立即起身:“现况如何?”

  正在帐内的卡索则大吃一惊,他刚从西南防线加固阵法回来,走之前用幻术探测过那片区域,根本没有察觉到任何灵力波动,怎么会突然受袭? 

  那探马使劲摇头:“火族来得太突然,留守的人又太少了……死伤过半。”

  克托即刻下令纠结部队准备支援西南前线,喘不过气的探马这才吐出下半句话来:“火族全数没了……”

  “火族……全军覆没?!”克托被这大喘气的探子逼得额角青筋直跳。

  “当时,当时混乱一片,突然有个人站出来率先御敌……大家看那个人十分厉害,就跟着他一起杀敌,这才发现,火族奇袭我军只派了一小队人马。”

  “现况,现况如何了!”

  探马被克托抓着领子,脸憋得通红:“现、现在,咳咳咳,士兵都还留在原地驻守,但那个率领我们打胜仗的人正在回营的路上……应该快到了。”

  克托脸一黑,直接招起方才严阵以待的部队打算迎上,趁乱领兵,来者不善!

  “将军,不可轻举妄动!”卡索强压下情绪,制止了克托,“万一有诈。”

  克托咬牙犹豫了一会,还是点了几个人的卯,同卡索一道出营。不过一会功夫,他们就看见远处一骑携尘而来。

  残血夕阳下,卡索看不清那人的表情,只能看见他执缰驱马,斜弋长枪。

  “这人会是谁……”卡索身旁全副武装的士兵这会都放下了武器,正交头议论,被克托喝止。

  比凡人眼界更远的卡索看着马上的人,心头为之一震。

  而那人像是听到他们的窃窃私语,忽地吁马疾驰。那匹马显然性子极烈,一路不停地想甩掉骑在它背上的人,那人却坐得稳稳当当,丝毫不在意它的顽抗。

  ……幼时还要紧紧抱着自己的腰以防止从雪狮身上摔下去的弟弟,如今已经能策马领兵了么……

  遥想入非的卡索不自觉开口道:“他是,樱空释。”

  “樱空释……”克托这才想起,“他就是那位冰族最小的王子?”

  卡索苦笑不语。

  他原先隐瞒樱空释的身份,是为了保护他,可现在的樱空释,已经不需要这样的保护了吧……

  待樱空释驱马上前,早有士兵来牵住笼头,他扔开那支枪,翻身下马,从鞍上解下一个皮囊丢在克托面前。

  “传声鹰,”他神色淡淡地看着克托,“火族的传声鹰。”

  奄奄一息的传声鹰无力地扑哧两下,露出腹部严重的穿透伤,伤口外翻起一圈焦黑血肉。来不及细想,克托翻起它的双翅,果然在翅膀内侧发现了火族标记。

  卡索在马蹄声逼近时就颇为不安,顾及克托还在一旁,只好伫在原处一动不动,但不料分明在关注传声鹰的樱空释会对他突然开口。

  “它受的伤太严重了,哥,你的治愈幻术比我好。”

  卡索呼吸一顿,片刻僵硬后才声音发涩地回答:“……我来吧。”

  他一步一步地走过去,轻抚着鹰羽,将右手笼在伤口上起术。

  他的治疗幻术其实有些生疏了,自从在雪雾森林与炘绝对战后,诱发Omega体质显现的治疗幻术就成了他的一个心结。

  但在樱空释出口让他施术时,却毫无妨碍地使出了许久未用的治愈术。

  一只握上卡索手腕的手拉回了他的神思。

  “够了。”樱空释伸手打断他的幻术,随后松开握住卡索手腕的力道,“别浪费自己的灵力。”

  卡索疑惑地抬头看着冷淡的樱空释,终于想起自己还是个在发【和谐】情期灵力极不稳定的Omega,脸上不由烧了起来,呐呐地开口想要说什么,却被克托先回大帐的提议打断,见樱空释干脆应下,他只好也跟着进了将军大帐。

  “想不到您原来是樱空释王子。”方才还躁怒攻心的克托现在欣喜未消,不住地用眼神上下打量樱空释。

  樱空释看了眼沉默不语的卡索,而后对克托笑得谦逊有礼:“兄长隐瞒我身份另有深虑,将军请谅解——还有上次见面,我一时心急,实在唐突无礼,将军也请不要介意。”

  听罢,克托嘴角僵了僵,心中为把这对兄弟错认为情侣而备感歉疚,含混地点了点头便道:“往事不多提,眼下最要紧还是火族这次突袭。释王子,这只传声鹰您是怎么捕来的?”

  “负责突袭的只有一支十来人的小队,要解决很容易,这鸟在人仰马翻的时候飞了出来,我想或许有用,”樱空释眼神闪烁了一下,续道,“就设法捉了他来。”

  此时克托命人取来的鹰食呈了上来,他钳着传声鹰,从腰间翻出一个小药瓶,将药丸碾碎抹在条肉上喂它吃下。传声鹰低低地叫了一声,把要带回火族的话语吐露得一干二净:

  “发现卡索踪迹,请求支援。”

  卡索心上一跳,不料居然是自己加固阵法的幻术暴露了踪迹,倒像是他做的一切全成了无用功。

  “先前卡索王子让我们做好最坏打算,如今……”克托摇头叹息,视线转向樱空释,“要不是释王子奋力挡下,可能火族大军这会就已经攻进来了——不知释王子有没有好计策?”

  樱空释应了一声,沉吟了一会:“我先前不曾出帐,并不比哥更通晓军情……哥,哥?”

  卡索蓦然回醒,窘迫地避开樱空释投来的眼神,低声道:“这事不简单。”

  樱空释并未接话,轻笑着开口:“哥刚才在想什么呢。”

  “……”卡索沉默不答,只是出声劳烦克托取来布防地图。

  克托有些奇怪他们之间的氛围,但没多考虑,取了地图指给二人看:“昨日东北防线发现幻术痕迹,今日西南防线遇袭。”

  “而且这些天在各处都有异常动静……”

  克托补充道:“据驻守东南的士兵描述,当时是火族士兵突然出现,然后冲破了防御阵法。”

  “火族一直在追查哥的下落,我们在外面时也几次遇到火族的设卡通查。”

  “如此看来,火族的搜寻重心根本不在这个区域,不然根本不会只派了十来个斥候就贸然进袭。”克托紧皱的眉头松开,“想必他们这个小队是错估了我们的兵力,打算先机占险,抢个头功。”

  卡索没有即刻表示同意,只说这样确实能解释这一连串的现象,总之,他在防线上布下的幻术必须赶紧撤回,而且要不留蛛丝马迹。

  一语毕,他捏了捏干涩的掌心。看着地图上被标出的红色标记,卡索总觉得还有些不对劲,一种说不出来的微妙感觉萦绕在他的心头。火族生性狡诈,但也确实急功好利,克托的推断照理无错。

  而且……

  卡索微微侧过脸,偷偷看了眼对着地图沉思的樱空释。

  而且樱空释对他的态度简直像变了一个人……明明昨天还内疚不已地请求原谅,现在反而是他自己心怀怃然。

  “我不同意。”一直没出声的樱空释直起身,“撤术比施术难上数倍,任何幻术都会留下痕迹,若想做到隐匿得一干二净更是耗神耗心。”

  卡索想要否决,樱空释却再次开口:“火族对我的幻术完全陌生,我在原先阵法上再增一层结界便可。”

  “这样不是更加耗费灵力?”卡索皱眉,“我去就行。”

  “我不会同意的。”樱空释显然把他的话当了耳旁风,轻描淡写地答道。

  “释,别胡闹了。”

  樱空释往前朝卡索走近一步。

  克托原本在一旁围观,见到樱空释这个举动,立马回忆起了昨日相似气氛的场景……忽然就有些不敢直视兄弟俩互动的他默默地扭头,禀告一句后就带着传声鹰和侍卫退出帐外,先去处理其他事宜。

  偌大的军帐中突然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在桌旁僵持不下,仿佛其中空气也变得凝滞起来。

  樱空释眼睛直直地看着卡索,把刚才说的又重复了一遍:“我不会同意的。”

  看着神态自若却不容反驳的樱空释,卡索心里五味杂陈。樱空释向来不会反对他,不知道今天怎么就入了魔怔。听到这话的卡索一时心急,脱口而出:“不用你管。”

  而樱空释笑了半声,一只手臂斜斜地撑过去,将原本就站他身周不远的卡索圈在自己和长桌之间。

  卡索被这举动吓了一跳,还没来得及制止,相当熟悉的信息素就汹涌地向他袭来。

点击领取车票

评论(15)

热度(6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