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分A

想说的在最新博文里

声梅引2(民国AU角色衍生)

 02

 

其实按照时间线那会儿吴家没有小车……不管,就要让他们家有。

 

回家后二人即上祠堂敬香。

磕完头起身时,贺小梅突然开口:“以前我可不喜欢爹立的这个规矩了。”

每次吴爹经商归来,他匆忙欣喜地赶回家,永远都能看到吴爹端着一副肃穆平静的神情,对他开口:“小梅,还不过来请安。”

“现在也不喜欢,但磕人怎么也好过磕个牌位。”

吴雨声没有说话,只是在离开祠堂后摸了摸他的头。

吴爹在约莫半年前染病离世。当时吴雨声正忙着准备结业,吴爹一句未提自己的深重病情,久卧床榻时还坚持亲笔书信,吴雨声是直到他过世之后收到转由贺小梅主笔的家书,才知道此事。

贺小梅也是在半年前开始由田管家教着,接管吴家的宝鼎行和其他商铺的大小事务,吴雨声过问了几句,贺小梅答得也很上心,只是转而又开始谈起上学的事情。

“就东来顺那丁少掌柜以前也是在学校里读书的,柜上事情太多就辍了学……”

“还有半年光景也就毕业了,你是中途入学的,到现在满打满算也不过两年。”吴雨声有些头疼,“学戏那么多年都撑下来了,学其他的就没了毅力?”

贺小梅睁大眼睛振振有词:“人的毅力可是有限的,我已经把它全耗在学戏上了。”

吴雨声只好无奈地笑,贺小梅拉着他的袖子喊肚子饿得在唱空城计,他又赶紧换了身衣服再次出门。

饭馆是贺小梅选的,车子直开到门外大栅栏,还要下车再钻胡同直到巷底才瞧见“厚德福”的招牌,吴雨声甫一进去就对那些短炕有些嫌恶,心晓这店是开在了老烟馆的地界上。贺小梅熟门熟路地点单,掌柜亲自给兄弟俩上菜,一并还敬了几个碟子菜,满满铺开一桌。

陈掌柜是河南人,声音洪亮,言语间对贺小梅恭敬有加,末了还相当直白地说:“贺少爷要是吃得高兴了,就替某在袁公子面前多说几句好话罢。”

“袁公子?哪位袁公子?”

“便是袁大总统的小公子袁克青。”

吴雨声闻言皱眉,贺小梅忙送走掌柜,对他解释道:“敬岑与我要好,他原来也爱来这吃饭。”

吴雨声早在日本就知道袁世凯近日又回了京,听贺小梅这话不免头疼又重了一层,念着是暌违已久的团圆饭,才抛下这些烦心事,贺小梅又是调动气氛的好手,二人终算尽欢而归。

待二人步出饭庄所在的窄胡同,看见街道两侧熙熙攘攘甚是繁华,吴雨声不免有些感慨,离京四载,虽未曾亲眼见证民国之建立,然能得察国民之安居乐业,也是幸事。

贺小梅一路上讲个不停,但车行至八大胡同他便偃旗息鼓。

吴雨声笑:“还在气那事?”

贺小梅哼哼两声:“这事可不是那事,是伤心事。”

其实真不是什么大事,吴雨声留洋前背着贺小梅来此拜访当时的旦行名角儿,不说收贺小梅进班或跟着学部戏,能当做指点指点票友就罢。田管家是实诚人,贺小梅问起来他支支吾吾地只好说大少爷上八大胡同去了,在当时可着实闹了场误会。

吴雨声未来得及劝慰几句,就见到胡同口似乎有两人吵架,穿军装的那个人还甚是眼熟。

贺小梅比他反应更快,抱怨了一声“又来”,就开门跳下车,上前拉开那个和军官吵架得正欢的富家少爷。

富家少爷虽然长得文质彬彬,但一见贺小梅立马扥他到自己身边和那军官对峙,颇有二对一耍流氓的架势;那军官满面怒气,但在看到吴雨声时惊讶了一下,朝他笑笑。

“照您那理儿,我花自个儿的钱都得先知会您一声是不是?”

军官不回他,只说:“雨声,你可回来了。”

“就今天,还没来得及找你,”吴雨声笑得轻松而惊喜,“清泉,好久不见!”

贺小梅因此多看了李清泉几眼才回头低声发问:“袁公子您又惹上什么事儿了?”

袁克青磨牙切切:“你问他去,我走道儿上好好儿的,这位军爷冲出来就要逮捕我。”

李清泉听闻挑眉:“你也别和我争了,眼下这儿就有位新政府司法部的专业人士,不如让他来判一判对错。”

吴雨声礼貌地和弟弟这个来头不小的好友打招呼:“袁公子晚好,在下吴雨声——也是小梅的兄长。您可否将事情经过与吴某一说?”

谁知袁克青一听他的介绍,立刻勾肩搭背了上来:“你就小梅说的那干哥啊!听他成天念叨你这个好你那个好,一直想见见真人,今儿赶巧了!”

贺小梅死死盯着他铁瓷儿那条逾距的胳膊,眼刀飞了一把又一把。

说来此事也是不大不小,只是人证不在这物证啥都没,不知道怎么就闹得这般不可开交。吴雨声在其间斡旋了一番,最终袁克青还是得按流程,和李清泉走一趟警察厅。

不过袁克青答应得也爽快,从始至终没把自己的身份拿出来压人,走前还对吴雨声喊:“哥,以后有事就招呼咱一声!”

贺小梅恨恨:“怎么就成你哥了,问过我了吗?”

吴雨声失笑:“你这朋友挺……有趣的。”

贺小梅立刻问他:“那‘清泉’是什么人?他直呼你名字!”

“在日本时的同校学长。”吴雨声有点迷惑,“自然是可以直呼名字的。”

“不公平,我都没喊过。”

“以后准你喊。”吴雨声牵过他的手,“回去吧。”

“以后是什么时候?”

“……等你再大点的时候。”

“我都这个数儿了!”贺小梅比了两次“二”,还抬手比划两个人的身高,“个子也和哥差不多了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贺小梅偷偷把手指塞进吴雨声的指缝。

“雨声,”两个人的手从简单的交握变成了十指相扣,“雨声。”

吴雨声觉得自己的心跳突然快了起来,他咳嗽了两声。

“不好,该不会是刚才风吹到着凉了罢?”

“没有——你别得寸进尺。”

“哦。”

然而却依旧笑得很满足。

--------

 

袁克青是自己捏的人设,李清泉是《女人花》的角色(设定有更改)

关于“厚德福”:北平的河南馆子,袁世凯是河南人,其时任大总统,此饭庄也因此人气高涨。

八大胡同:非常有名的烟花柳巷,这八条胡同里落了很多(高级)妓院。当时梨园很多名角儿也都住这地儿。

铁瓷儿:北京话,非常要好的哥们

扥:北京话,拽、拉意

地理BUG请无视,好歹他们都在大栅栏(就大石剌儿)那块儿了对吧……


评论(4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