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分A

想说的在最新博文里

声梅引04(民国衍生)

04

 

直到深夜,总长好歹才放吴雨声回去。

李清泉刚值完班,陪他一道回来,一路上吴雨声都不曾主动开口,李清泉问了他两件事。

“你今天来的路上碰到革命党了?”

“……碰到了。”

吴雨声没瞒他,瞒也瞒不住。李清泉看他脸色坏得不能再坏,只好硬着头皮提:“那政治会议……你还是不掺和的好。”

吴雨声苦笑:“要能不掺和就好了。”

他拜师宋教仁先生时便有了卷入其中的准备,但理想和现实的极大落差还是让他失望而愤忿,辛亥的胜利是用多少烈士的血堆出来的,而今袁世凯还未正式当上大总统,便有想变内阁为政治会议之心,妄图篡改约法增强总统权利……

倒正像那些人所说的——

我们的热血统统流进了阴沟。

“我还是要去……做点什么。”

李清泉看了他一眼:“近日革命党颇为嚣张。”

吴雨声才反应过来:“你这用词可比他们还嚣张,‘革命党’?”

李清泉的语气居然有隐约的兴奋:“他们可不是在革命么……”

吴雨声多想问,那我们的革命呢?终是没有开口,问李清泉是没有答案的,他不知道要从哪里得到一个答案。

回了家已经后半夜,复又读了一刊《醒狮》方才入睡,梦中生魇,袁世凯那苍白灰暗又浮肿鼓起的脸,忽而对他笑,忽而对他狰狞,都是一口生啖人肉的兽牙。

第二天还是贺小梅去他房里喊他,吴雨声方惊醒过来,掌心攥着一把汗。

贺小梅问:“做噩梦了?”

他转了半天晓得了贺小梅是意指昨晨对话,笑了一笑:“快去上学吧。”

不过站起来往前走了几步,贺小梅的思维就已跃了三个界:“哥,你穿制服是什么样子的?”

“寄回来的相片不是有么。”

“哦。”

吴雨声揉揉犹在发胀的太阳穴,才反应过来贺小梅是又在套话,几张相片哪能满足他。

“——别再溜出去了。”

“我那么乖!哪会呢!”

虽说如此,待到了下午,贺小梅还是找借口说身体不舒服,溜出去和袁克青在茶楼听单弦牌子曲。

他不常听这个,只听出牌子是四平调,也总比老师平白无调念书好听;再听又想起前日在东来顺听的《审头刺汤》,里头陆炳也有一段四平调,心情怎么也敞亮不起来。袁克青看他蔫蔫儿地打发时间,怨他在这儿扰得眼见心烦,早早让人把贺小梅送回家。

贺小梅前脚回去,吴雨声后脚回来。

他讪讪地笑,只好夸道:“哥有顺风耳、千里眼的神通……”

吴雨声没训他,反而问:“还想不想上学?”

贺小梅吓了一跳,以为吴雨声生气极了,立马回答:“想想想。”

吴雨声没什么精神:“不想上便不上,学校快放假了罢,开春就不必去了。”

这话说得贺小梅脸都白了,两条腿软得像面条:“要去的,要去的,再不逃课了!”

“我不是要说你……”吴雨声摇头,“算了,来年的事来年再提。”

贺小梅发现他的神色不对劲:“哥,你怎么了。”

“没什么。”

“……”贺小梅猜到是袁世凯又给他出了难题,他也不好直言安慰,“真没事儿?”

“没什么。”吴雨声重复,“以后……还是少和袁家的公子见面了。”

贺小梅心道果不其然,恨恨诅咒起袁克青那个天煞的爸。

“去换衣服,今晚在外面吃饭。”

二人随后行至饭馆。

谁料途中又遇到警察逮人,路人也纷纷凑热闹围观。

吴雨声:“再往前开点儿。”

警察们被一辆小车堵了路,不敢明着骂贵人,狼狈地踩自行车绕过去。

……还真是不对劲儿,贺小梅琢磨着。

宋教仁先生来京与友一聚,同行的吕志伊先生也特地拿来烟台送的张裕葡萄酒,吴雨声作为学生自然得到场,自然得小酌一番,兼他近来心情不佳,劝都不用劝便喝了个酩酊。

好不容易回了车上,也不再正襟危坐了,只软软靠着闭目休息,吐息间还有葡萄的芬芳香气。

贺小梅喊了两声“哥”。

他于是睁开眼,看见穿白色洋服的贺小梅,虽然皱着脸,依旧美好得像玉雕出来似的。

“怎么了……?”

“你喝多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喝酒……心里不舒服?”

“不是,”吴雨声摇透,“是。”

问什么答什么呀,好生坦诚。

“哥在日本也会喝醉吗?”

吴雨声想了很久,徐徐回答:“没有。”

那还好,贺小梅嘀咕,要是你同学都看见你喝醉的样子,那我吃了大亏了。

“……什么大亏?”

贺小梅笑得很诈:“反正……我吃亏了,哥得补偿我啊。”

“好啊。”答完,吴雨声就闭上眼睛,吐息平缓,睡着了。

贺小梅左右一想:

这便宜不占白不占,不是,这补偿不讨白不讨……对罢。

反正哥睡着了醒来也不会知道的……对罢。

于是贺小梅就着窗外的霓虹繁景,凑过去亲了亲。名曰讨补偿。

吴雨声果真没什么反应,只是突然开口梦呓:“小梅,别喝了……”

“也不知道谁是那位喝多了的……”贺小梅捂着一颗狂跳的心脏,转头对司机盛元道,“慢点开,哥睡着了。”

 

到家的时候吴雨声小睡方醒,催贺小梅去休息,自己让人打了冰凉井水上来洗脸。

《民立报》放在一旁,是恩师从上海给他带来的最新几刊,酒醒头沉,他翻了几张又放在一旁,适时田管家带李清泉进来。

“小梅睡下了么?”

“刚已睡下了。”

等田管家去沏茶,吴雨声开口:“我有件事要拜托你。”

李清泉爽快应了:“什么事?”

“我想帮小梅弄张票……去美国的。”

 

---

关于“政治会议”:袁世凯厚礼将内阁改为政治会议,政治会议自1912年12月集会,到1913年5月参政院成立时结束。此段时期,袁世凯咨询修改临时约法。由此政治会议议定《约法会议组织条例》,成立约法会议。1914年3月,约法会议开会,袁世凯提出增修临时约法内容,全部是增加总统权力的内容。随后约法会议通过《中华民国约法》,即所谓“新约法”。

《醒狮》:宋教仁先生办的刊物,1905年9月东京首刊。

单弦牌子曲:一曲种,2008年列入非遗。

吕志伊:南京临时政府司法部次长,后赴沪任他职。

关于“宋教仁来京”:我瞎编的

没仔细查,教会学校怎么着也是圣诞前放假吧……用小外公脑补的白色西装,想想心都化啦


评论(3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