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分A

想说的在最新博文里

声梅引12(民国衍生)

12

 

东京,三月,新学期伊始。

一名穿着学生制服的青年穿过热闹的街市,阔步走进街角一间不起眼的书屋,踩着吱呀作响的木阶上了二楼房间。

“雨声!”

房间内被布置成一个像模像样的读书会,中间放了一张长桌。多数人已经落座,李清泉亦在场,这时正招手唤他过去。

吴雨声环视了一圈,对坐在最前座位的那名青年点点头,皱着眉向李清泉走去。

李清泉看着他拉开椅子坐下,一面笑道:“一大早的,摆那么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做什么?”

吴雨声摇摇头,看着李清泉穿的一身和服欲言又止。

“吴同学又有哪一次不是如此?”坐在对面的某个青年晃了晃脑袋,将手收拢进宽大的袖中,笑着说道。李清泉在旁听来,都觉得他的言论颇为刺耳,朝吴雨声使眼色要他不介意。

但对吴雨声有意见的人显然不止一位,此时座上纷议四起。

“是啊,也不知道吴同学与对我们有什么不满。”

“怕是人家一直不愿与我们‘同盟’的。”

李清泉顿时觉得头大,他在私底下也和吴雨声说过有人在指责他,因吴雨声是他们之中的“异类”,不论是一般的聚会,还是严肃的研讨,他都只着最规矩的学生服。

原由很简单,尚在东京的孙文先生因自己提出的“驱除鞑虏”口号,率先穿起与汉族服饰较为接近的和服来,这个举动很快成为一种风尚,在准成员间颇为流行,就如同今日,在座除了两位穿洋服的年长者,其余人等皆着和服。

……一群早早割去辫子的青年穿上和服,几乎与日本国人无异了。

他不顾李清泉的制止,站了起来,扫顾四周。

 

吴雨声睁眼,看见一片熟悉的天花板,顶上吊着欧式的灯,柔和地发出光来。

他坐起身,发现他们把房间那张最占面积的书桌搬走了,硬塞进来一张床。没来得及一同搬走的书狼狈地散在地上,门角的钢笔笔帽孤零零地与他对视。

因为失血导致的昏迷时间不长,吴雨声花了一点时间理清思绪。

袁世凯把他软禁在这个房间内,想给他扣上革命党的帽子……袁世凯有千万种理由针对他,而最有可能的原因则是,今年接连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动摇了高层不少人的心思,而大总统为稳人心,要以儆效尤。

自然是有可以替他说动说动的人的,只不过吴雨声便是因人受累,断不想让他人为己再受累了。

他摸了摸雪白绷带下那道切得不甚精妙的伤口,牵起嘴角。当然,他不是真的要割脉自杀。

——这只不过是他下的一着险棋。袁要他就范,他便“以死明志”给袁看。

吴雨声这时只需要再等待,等待外界早就流传的风言风语因为这般动静再掀波澜……

心思至此,他下床用完好的那只手捡起门后的笔帽,四周看了看,没有找到笔杆,只好放在床头。

方才,他在昏迷中溯起自己留学时的事,彼时他还未正式成为中华同盟会的一员,就因为服装一事和众成员起了冲突,年轻气盛热血上头的吴雨声站起来,将与会连同李清泉在内的穿和服者都痛责了一顿。

“诸君记不起北洋舰队的全军尽墨,记不起条条款款的卖国耻辱,是否也记不起旅顺满城的累累白骨?”

回国后他当了政府的官员,一腔抱负无处施展,还得怀着不满低声下气,日子一长,觉得当日气性全都消磨在虚与委蛇之中了,如今看来,血气还是存留了部分。

只是不知道他怎么样了……

当日那人说出“要想你那干弟弟给你陪葬便直说!”时,吴雨声就后悔了,但事已至此,又非要一个突破口不可。

于是吴雨声连这个名字都不敢去想,怕自己再想多一分,他可能要受的苦就多一分。

 

贺小梅被带回家的时候,田管家紧张得差点没把他左腿拆下来,摸摸胳膊摸摸脸,眼泪一颗接一颗砸得他生疼。

袁克青说他这没人形儿的模样是饿的,于是厨子也慌了,蹲灶头前左看看右看看,啥营养就丢啥下去,最后喂了一大锅汆面端上来。

贺小梅也是饿狠了,哪还顾阻拦,连汤带面一块呼哧,完了就抱着肚子在床上哼哼唧唧。好在他年轻,半天后就活蹦乱跳了。

刚恢复过来就抓着袁克青问:“我哥人呢?”

“我也不知道……”袁克青拉田管家来讲了一通,贺小梅听了根苗,心道自己果然猜得八九不离十,复又抬头看了眼旁边的李清泉,一脸的有话要说,于是转脸对袁克青发愁。

“怎么办呀?”

“我提你都费大劲了……估计这会儿他们也已经把这事儿报上去了,等会儿吃一顿我就‘自首’去,探探口风,要是不严重,就能放回来。”

“要是严重呢?”

不严重能查封吴家商铺么,能把他也设计进去么。

贺小梅看着眉头压下来的袁克青,不由叹了口气。

他哥这人看着脾气好,温和得根本不像进步青年,其实是个特爱钻牛角尖的主儿,一犯病就谁都拗不回,不然也交不了李清泉这样的好友。在政府供职没磨掉他的血气,不断的妥协和忍耐倒是全数积攒下来。

就怕他来个不食周粟——

“……没事儿罢?脸那么红?”

“没事儿……嗳,有事儿……”被他这么一说,贺小梅真觉得自己头晕脑胀的,还开始犯恶心。

田管家连忙凑上来看,伸手摸了一把,烫得很。

“哎呦,小少爷中暑了!”

“这怎么了就……”

袁克青突然大悟,保不准就是回来路上晒的,一面骂他金贵一面招呼去熬药,又是鸡飞狗跳。贺小梅反而赶人走,袁克青也明白兹事体大,扒拉两口就匆匆出门了。

李清泉搭不上手,默默地杵在那儿看他们忙碌,等袁克青走了,才敲门进去。

贺小梅知道李清泉有话要讲,一脸严肃地爬起来,还给倒了杯茶,看着李清泉似是深思熟虑了一番,末了摸出个资料袋给他。

贺小梅赶紧接过来拆开看了看,越看脸色越沉,他把文件轻轻放回桌上。

“为什么给我这个?”

“……雨声去年年末便嘱托我帮你准备去美国的路子。”李清泉斟酌了一番,还是开口解释原委,“我不会言而无信。”

“去美国……”

贺小梅立刻想到在南京的时候吴雨声曾经问过他愿不愿意出国治疗,他不光没多想,还觉得是吴雨声小题大做了。

要送他出国,吴家不是没有门路;但要用假身份出国,可不是件容易的事。若不是特殊情况,哪里会用得到假身份证件呢?

 

 

“北洋舰队”与“条条款款”句:指1984年中日甲午战争。

“旅顺满城”句:指1984年旅顺大tu杀事件。

此事发生于1906年,1907年孙离日。

孙穿和服有图证,只取一种流行的解释。文中所述事件都是捏造的,(比如说并不是孙文率先穿和服的),不是史实!

其实他从牢里出来的第一件事大概是先嚷着要把胡子刮了

评论(21)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