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分A

想说的在最新博文里

【释索】ABO14(完结)

完结给自己撒花花~第一个完结长篇,同样也是第一次写那么多肉,谢谢点赞推荐评论,谢谢催更!看到喜欢的两个演员演对手戏真是太幸福了,希望两位都能发展得越来越好~


---

“哥。”

“怎么了,释?”

“没什么。”樱空释闲手拨弄着花花草草,一边对卡索笑。

“……”

卡索颇为苦恼。

自从离开神医族后,樱空释就一直保持着这种状态,满脸写着渴望关心,但等到卡索真的问他发生了什么时,他又不言不语。

卡索只能隐隐从中感到他似乎是在不安。

“对了,星旧之后有联系哥吗?”

卡索摇摇头。

潮涯把那卷通讯卷轴交给他后,卡索就试着联系星旧,但尝试了几番,对方都毫无反应,实在让人担心。

卡索也系挂着冰后身殒、莲姬失踪的真相,辞别众人后便和樱空释踏上了去往寻梦族的道路。好在火族此番败归必然需要暂时修整、复盘计策,二人终于得以不必隐蔽踪迹。

正值明媚春季,四处绿意盎然,鲜花满蹊,都是兄弟俩流落人间错过的好风景。随意找了处人家落脚,两个人又改换装束去逛镇上的市集。

凡界并无人识得他们的身份,卡索也不再顾忌,牵着弟弟的手,任他左瞧右瞧,看见新奇玩意就要凑上去。

但直到暮色四合,樱空释手中依然空空。

“释,没有想买的东西吗?”

“没有。”樱空释摇摇头,摆出一副已经尽兴的表情。

“但是……”卡索看着他分明失落的眼神,欲言又止,心中的异样感觉越来越深,“那回去吧。”

樱空释点点头,还没来得及迈开步子,就面色痛苦地跌了一下。

“释?!”

樱空释咳嗽了两声,扶着一旁的树缓了口气,抬起头时却是安抚似的朝卡索笑。

“哥,你不用担心。”

看到卡索忧愁地望着他,樱空释连语气都变得怯怯。

卡索抿了抿嘴。

他明白这些天樱空释反常的原因了。

“释,你在小心什么?”

“……”樱空释沉默。

“是哥哪里做得不对吗?”

“没有,哥很好,”他低声回复卡索,“哥太好了……”

卡索苦笑。他明明是个不称职的哥哥,连樱空释在小心翼翼地与自己相处,不想让自己为他有一丝头疼都察觉不了。

“用不着这样的,”卡索的手抚过他僵硬的肩膀,“想要什么,出了什么事,和哥说就好了。”

如果到头来樱空释还是愿意一个人勉强撑着,那两人先前的一番折腾都是白费力气。

“……嗯。”樱空释闷闷地答应,情绪却放松下来。

“所以刚才的不适是毒发导致?”

“毒已经解了,真的,”樱空释想露出一个微笑让卡索放松,但这样只能让他的面容看起来更为惨淡,“皇柝也说我身体已经没有大碍了,不是吗?”

“……”卡索还是颇不放心,皱着眉毛思寻自己落了什么线索。

“是用来解毒的那股火族灵力还存留在我体内。”樱空释心下一急,决定先找个借口把此事糊弄过去,“过些时日就好了。”

卡索握着他的手腕用灵力探查了一番,发现樱空释体内确实有一股乱窜难抑的火族灵力存在。考虑到用自身灵力冲击火族灵力或许会让樱空释感到痛苦,卡索只好选择相信樱空释这个“只是觉得身体会很热”的说法。

“难受的话和我说。”

“嗯,”樱空释低低应了,伸出手臂抱住卡索,“那哥让我抱一下。”

樱空释没想到艳炟下的毒十分厉害,他花了好大力气才用体内的火族灵力让它消散,可灵力易放难收,时至今日他还没有完全把这股霸道灵力制服。

虽然卡索这番话让他心安不少,但他还没有十足的信心说出所有秘密。

卡索任凭樱空释把自己抱在怀里,冰族偏低的体温在这时发挥了作用,樱空释舒服地低吟一声,把手收得更紧了一点。

卡索抬手从低垂的树枝上撷了片新叶,抵在唇边。

樱空释把头靠在他肩上,听卡索吹了一曲熟悉的小调。

“哥,为什么不用一叶竹呢?”

卡索被噎了一下,犹豫着开口。

“竹叶不小心掉进湖里了……”

樱空释瞪大眼睛:“哪个湖?”

“绿洲的……那个……”

樱空释继续沉默地看着他。

卡索赶紧道歉:“对不起,释,那时候我心情很乱,一不小心——”

“什么啊,”樱空释叹了口气,打断他,“什么啊,原来是我自作多情。”

“释?”卡索一头雾水,“有发生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吗?”

樱空释摸了摸鼻尖,本想把这段往事牢牢瞒住,但他刚答应了卡索要好好吐露心声,此时只好清了清喉咙。

“在神医族相见后,我曾经吹过一叶竹笛。”

卡索细细回想,那时候他担心樱空释的伤势,不顾暴露身份的危险,溜进房间与弟弟相见,但两人尚处尴尬之中,他拒绝了樱空释的亲近,想由此让他们的关系止步于兄弟层面。

“我懂哥的意思,但谁知道哥把竹叶丢了,并没有听见。”樱空释的语气突然悲伤起来,“其实哥没听见的话更好,毕竟哥没有必要再放纵我如此任性,还徒增烦恼。”

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卡索抱住樱空释,在弟弟耳边叹息着道歉,“都过去了。”

卡索在樱空释额上轻吻,这是樱空释幼年时他常用的安慰方法。以前樱空释生病的时候他就会这么做……

“……”卡索的脸色突然一僵。

然而现在,他实在无法假装没察觉到腿间抵着的硬**物。

“都是火族的错!”樱空释无辜地强调。


戳一戳 


春光依旧烂漫,樱空释却有些蔫蔫的。

“一叶竹要一千年才能长成一片竹叶啊。”

他手里把玩着自己送给卡索的竹笛,语气颇为惋惜。

自从知道卡索把竹叶弄掉了之后,樱空释便颇为上心,但他也知道,火族的肆虐已经毁了守界营地,那片小湖也难以幸免,所以一直心心念念想在攻回幻雪城后再摘片竹叶。

可樱空释在把这个愿望告诉卡索之后,卡索却抱憾地告诉他,就算回了神界,也仍需等上一千年的时间。

……看来他也只好打消这个念头。

樱空释叹气着收起竹笛,突然背后凉意一起,他猛然回头,一抹黑色倏忽而逝。

错觉?

樱空释疑惑而警觉地看了很久,没发现任何异常。

一束花出现在他的眼前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哥,”樱空释展颜一笑,接过那束鲜花,“我刚才在想,一千年太久了,一叶竹为什么不能长快一点呢?”

“万物生长自有定律。”二人视线相对,卡索朝樱空释微笑,“一千年便一千年,一千年后,我再去摘那片新的竹叶,来给释赔罪。”

“好啊,一言为定。”

“一言为定。”


评论(21)

热度(63)